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劍破九天 > 第3499章 這絕不是巧合
    在姜天意昏迷之前。

    視線中看到的最后一幕,便是白衣黑發的紀天行,從大殿深處走出來。

    然后,他就徹底失去了知覺。

    “唰!”

    紀天行自大殿深處的黑暗中出現,一步跨越百丈,出現在大殿中間。

    他只瞥了一眼昏迷的姜天生和姜天意,并未出手去救治。

    而是雙手捏著神訣,快速施法啟動了腳下的大陣。

    “唰唰唰!”

    霎時間,布滿大殿地面的萬道神陣紋路,亮起了璀璨的炫光。

    神陣啟動,行宮的大門瞬間關閉。

    下一剎,整個天意行宮綻放五彩神光,猶如尖梭一般破開天空,朝著西南方飛去。

    “咻!”

    在紀天行的催動下,行宮猶如神艦一般,速度提升到極致。

    不過短短百息時間,行宮便飛出十萬里,消失在云海深處。

    而這個時候。

    秦棟、徐彰和辰嵐等人,正在幾萬里外的天空中,狀若瘋狂、亡命般飛馳。

    天意行宮往西南方飛去,他們卻是往東南方逃跑。

    如此一來,雙方的距離早就拉開了。

    六人的實力有強有弱,速度有快有慢。

    自然,他們之間拉開了距離,最快者和最慢者相隔萬里。

    速度最慢的是嚴山高。

    而速度最快的,是左護法秦棟。

    直到此時,百息時間過去了,秦棟心中的驚濤駭浪和恐懼,才逐漸消散。

    他忽然清醒過來,意識到不對勁,立刻就停了下來。

    “不對!

    那家伙早在千年前就隕落了,不可能死而復生!

    只是聽到了聲音而已,他又沒有出現,我們跑什么?”

    恐懼消散之后,秦棟的腦海被羞憤充滿了。

    他忽然覺得,自己剛才驚恐逃跑的模樣,肯定非常狼狽和屈辱。

    所以,他決定轉身,回去查看究竟。

    但他剛一轉身,就看到二長老徐彰迎面馳來,神色依舊恐慌,神志不清醒。

    “停!”秦棟黑著臉,伸手攔住了徐彰。

    徐彰卻沒減速,還滿臉惶恐的吶喊道“左護法,快跑啊!”

    “跑個屁啊!我們都被騙了!”秦棟滿腔羞憤,忍不住爆了粗口。

    “呃……”徐彰頓時清醒許多,趕緊放慢速度,停在秦棟的身邊。

    接著,六長老古溪和七長老陸青松,也狀若瘋癲的飛過來。

    但徐彰也回過神來,跟秦棟聯手攔下了眾人。

    沒過多久,辰嵐和嚴山高也被攔下。

    六位神王恢復了平靜,滿腔恐懼都消散了。

    不用秦棟多說,眾人回想起剛才的情況,頓覺羞恥萬分。

    “可惡!我們都被騙了,劍神早就死了,怎么可能再出現?”

    “剛才那家伙,只是模仿了劍神的聲音,我們連他人都沒看到,竟然被他嚇跑了……”

    “唉……只怪當年他太兇殘,幾乎以一己之力,滅了我們百煉古宗。

    那是我們所有人的噩夢,揮之不去啊!”

    三位長老都一臉菜色,滿腔羞愧的議論著。

    辰嵐也很慚愧,小聲地說道“我想起來了,剛才那道聲音,應該是天行……他就是自稱姜族長輩的人族青年。

    但他絕不是巔峰神王,更不可能是劍神!”

    嚴山高也回過神來,連忙點頭表示贊同“對!就是那個混賬小子,模仿劍神的聲音和氣勢,才唬住了我們。”

    三位長老的臉色更加難看。

    秦棟瞥了辰嵐一眼,目光銳利的盯著嚴山高,喝問道“當年宗門遭遇劫難時,辰嵐在外執行任務,不曾見過劍神。

    可你是見過劍神的!

    為何之前在橫山帝國,你沒認出那個人族青年,沒聽出他的聲音?”

    三位長老也投來冰冷的目光,渾身彌漫著怒意。

    嚴山高十分委屈,連忙解釋道“左護法!劍神早就死了,而且事情過去了千年,誰能想到他還會出現啊?

    那個天行的長相和裝束……仔細想來,倒是跟劍神有八成相似。

    但是,他的聲音和當年的劍神,還有點區別的。”

    秦棟對這個解釋不滿意,正想發怒、訓斥嚴山高。

    好在,辰嵐替他解了圍。

    “師尊,現在不是爭論這個的時候。

    天行沒有追過來,就說明他不是我們的對手,也不可能是劍神。

    我們得趕緊回去,以免中了他的計!”

    秦棟瞪了嚴山高一眼,不再追究他的失責,黑著臉下令道“跟本座回去!”

    說罷,他帶著徐彰和辰嵐等人,浩浩蕩蕩的往回飛。

    百息時間之后,眾人回到原地。

    大地上的廢墟還在,天空中殘留著血腥氣。

    但眾人面前空蕩蕩的,天意行宮早就消失無蹤了。

    看到這一幕,秦棟等人的臉色都陰沉如冰,氣的咬牙切齒。

    “混蛋!”

    “可惡啊!我們中計了!”

    “果然是那小子的詭計!”

    “該死的畜生,下次抓到他,定要把他千刀萬剮!”

    一陣憤怒的咒罵之后,眾人都陷入懊惱和后悔中。

    秦棟壓下滿腔怒火,祭出一艘神艦,對眾人說道。

    “那小子肯定往南逃了,咱們繼續往南追。

    若本座沒猜錯的話,他們多半會去神引洞天。”

    眾人都覺得有道理,紛紛點頭贊同。

    很快,六位神王都登上神艦,風馳電掣的往西南方飛去。

    神艦內部。

    秦棟坐在幽暗的密室中,召見了辰嵐。

    “辰嵐,之前時間緊迫,你只簡單匯報了情況。

    現在,為師要你把事情的起因經過,詳細完整的講一遍。

    尤其是那個人族青年,有關他的所有細節,都不能遺漏!”

    秦棟的語氣冰冷,充斥著霸道的威嚴。

    辰嵐也知道事情嚴重,忍不住問道“師尊,您懷疑天行就是劍神?或者跟劍神有關?”

    秦棟點了點頭,語氣凝重的道“雖然,人死不能復生,劍神當年在神戰中隕落,絕不可能復活。

    但凡事沒有絕對,尤其是劍神那樣的巔峰神王,已經觸摸到了一絲天道真諦。

    所以,這件事我們必須慎重。

    萬一他真是劍神,我們必須全力應對,絕不能讓當年的慘劇重演。

    另外,就算天行不是當年的劍神,也必定跟劍神有很深的淵源。

    他對姜族和本宗很了解,聲音和氣勢也跟當年的劍神一模一樣,這絕不是巧合!

    最重要的是,他手里有百煉神錘的構造圖!

    不論他是誰,我們都必須抓到他!”
辉煌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